秋天的白樺林,似一團團燃燒的火焰,簇擁在湯旺河的兩岸。被一叢叢鵝卵石激起的浪花,在朝霞的映襯下流金溢彩。那個靚麗山水畫一樣的早晨,我在湯旺河畔漫遊,霞光晨霧中。
 
  潮水剛剛退去,把一個小巧而斑斕的貝殼留在岸邊。蜿蜒流淌在大山深處的母親河,孕育的生命是那麼的強勁,縱使無數個貝殼都已經變成了沙粒,它的生命之樹,也永遠與連綿傲然的群山相依相偎。
 
  小鳥兒嘰嘰喳喳,把秋光銜給樹梢,樹梢伸長了窈窕的腰,小樹依依不捨地與這些可愛的生靈們默默地交流著。小溪兒,嘩嘩啦啦,把秋風吻給了樹梢兒,那纏綿悱惻的情感竟讓小樹們飛揚著繽紛落葉,與最後的暑熱揮手作別……
 
  走過風,走過雨,走過千年萬年;一座山,一頂峰,在悠悠歲月裏將自己雕成---一條蜿蜒騰飛的巨龍,一個英姿勃發的伊春林都形象。
 
  誰說山無語,誰說峰無情?憑高遠眺的“巨龍”,有一個非常美好的心願,寄託在這裏的秀美山川;有一腔激情燃燒的心語,正在向時代傾情訴說。
 
  秋風染紅了群山,秋風抹黃了曠野,天賜湖的碧波映藍了一望無際的天空。秋天的天賜湖,激情蕩漾大森林,熱烈奔放在波光中,一個令人神往的地方,悄然把小興安嶺秋天的故事收藏。
 
  登上原始森林瞭望塔去看望你,能看到你心血的湧動,能看到你思想的濃墨,能看到你情緒的絲線,能看到你胸懷的厚重。像鷹一樣的起飛吧,放飛思想,正如大自然的畫筆,在千山萬壑之間潑墨塗彩。你會看到,明亮的地方會有留白,背陰的地方也有光跡,你的眼睛,塗滿了色彩,你的眼睛,溢滿了淚花。
 
  有一種雄壯可以觸摸,有一種偉大可以親吻,有一種平凡可以昇華,有一種質樸可以贊許……站著是一棵蓬勃的樹,躺下是一座深沉的山。
 
  紫氣升騰的小興安嶺,還在晨曦中熟睡,宛如夢中的白馬王子養陰丸,嘴角上掛著剛毅的微笑。縈繞在山間的伊春河,一半摟著山影,一半泛著波光。一只被霞光染紅的小鹿,不知從哪里闖進了畫面,它是去飲清涼甘凜的河水?還是來欣賞林都的秋景……不是,都不是。呵,一聲聲清脆悅耳的鹿鳴,把林都的早晨喚醒。
 
  再高的山,也有巔峰;再高的峰,也在雲下。仰望,是一種高度;登頂,你就是峰。
 
  一種演講,不需要聽眾;一種傾訴,不需要知己。自己是自己的聽眾,自己是自己的知己,如同小興安嶺絢麗多彩的畫卷,美是自身的含蓄和無法掩飾的天姿麗質。幾滴墨汁渲染出一群玉樹臨風的少女。修長的體態,讓五彩繽紛的裙裾隨風舞動,腳步也像水一樣匆匆。青春、活力、燦爛、躍然於眼簾的哪里是什麼宣紙上的水墨丹青?呵,秋日裏連綿起伏的小興安嶺啊,到處都是靜美、壯美、大美的引人入勝風景。
 
  在初秋的季節裏,我走近水上公園的荷塘。似乎,荷塘裏寫滿了詩情,也寫滿了意味深長的畫意。
 
  可我分明感覺到這秋日裏的荷塘,洋洋灑灑的寫意裏卻有生命的規律,靜謐恬淡中也有生活的收穫。
 
  初秋的荷塘,是一種守望,一種憧憬。誰說淤泥裏只有腐爛,你看荷葉毅然撐起的巨傘;雖然美麗已經綻放,但根還在河泥裏汲取力量。誰說秋天就意味著就是逝去,你看燦爛的還在延續,變化只是生命的形式,依戀訴說著季節裏最美的詩語。
 
  不是每一朵花都結出果實白鳳丸功效,不是每一個果實都清香可口,不是清香可口的都有營養,不是所有營養都健康人生。一種果實長在田園,它的期待是收穫;一種果實畫在紙上,它的期待是贊許;一種果實長在心田,它的期待是種子。
 
  行走在小興安嶺充滿勃勃生機的秋光世界裏,我的心靈田園裏沒有泥土,因為我沒有一寸土地;我的精神家園裏長滿了豐碩的果實,因為紅松精神和伊春人的人格魅力是它生長的沃土;我的果實沒有清香,孕育的種子卻飽滿強勁。明天,我收穫這片醉人的秀美山川,每一粒種子,都會抽出一個時代的新綠……
 
  原始林裏的那片紅松已經飽經滄桑,每根枝幹都擠滿了崢嶸歲月,每一顆松塔裏都裝滿了富有傳奇色彩的故事。我用這大森林的古化石撰寫綠色搖籃的史志,我用母親返老還童的靚麗容顏獻給祖國未來一個全新的紅松故鄉。
 
  其實,數千年前的先人,就知道穿越時空的秘密,他們把時光壓成一片,像穿越紙張一樣養陰丸,把文明還原給今天。逝去的,是時間上的數字;永恆的,是思想的刻影---正如嘉蔭黑龍江畔出土的東方恐龍,穿越時空的文明。
 
  青山,倒映在碧綠的水中;水中,倒映著挺拔的高樓。幾片大樹構成的帆影,在青山與現代化的高樓之間穿梭,把大山的話兒傳給樓,把樓的話兒傳給山。於是,兩雙一往情深的眼睛,兩顆多情纏綿的心靈緊緊地連在一起,微微蕩起的碧波,是它們傾吐的甜蜜情話。
 
  在今年春光明媚的時節,我們在心田裏深深的播種下總書記來伊春考察時留下的自然也是生態,自然也是生產力語重心長的囑託,當綠色性轉型戰略凱歌高奏的時候,自強不息、勇於開拓進取的林區兒女啊,在金秋來臨之際,興高采烈地收穫著天藍、山青、水碧,生活富庶的全新世界。
 
  浩瀚無垠、如詩如畫的小興安嶺秋天的神話寫在生機勃勃的現代化的工業園區裏,寫在溪水潺潺的林場裏,寫在被譽為甜蜜事業的廣袤藍莓園裏,寫在北紅瑪瑙的流光溢彩裏,寫在桃山玉的晶瑩剔透裏,寫在湯旺河石林的鬼斧神工裏,寫在城市建設日新月異發展的形象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