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叩記憶的門扉,整理如蓮的心事。依稀,與你相逢在江南的小巷,我踏水而至,漫入紅塵煙雨,點點暈開骨子裏的柔情。只一個回眸便暈染出一幅美麗清雅的水墨畫卷,一把油紙傘撐過光陰一段,傘下的世界,是遮不住想你的容顏,唯有煙雨簾,濕了從前、稠了心尖。那一縷藕花色的紗衫,飄起淡淡的哀愁。冥冥中,種下一束思念,攜一簾幽幽的夢寐翩躚,註定你是我今生遇見的緣。
  一掬相思,糅合著遇後的別離去紋;一段綺夢,輕淺著落寞的回憶;一片落花,訴說著無盡的歸期。
  有人說,回憶,是一種味道。無法釋去,更無法追尋。我把思念寫在風裏,靈動的文字沒有了時差,任眉眼打濕我的詩行,眸中是一波的微藍輕漾。你在我老去的章節裏行走,我願終生眠在紫色的硯臺中,用微笑,為你收割秋天的書卷氣香。擱筆落字,素心微瀾,試圖在唐風宋雨的古韻裏,尋你,尋那一條與你相逢的江南古巷。
  想念那走過的路,一段過往的美麗情愫。如今,誰的等待模糊了歲月,誰的情緣蒼老了容顏?
  煙雨濛濛,我們相逢、擦肩;璀璨的晴天,等你,在黃昏街口……
  你聽,那水一般柔情的心語,又將憂傷的桂花瓣輕敲。枕著你遠去的容顏,塵心念念,繡在胸口上的相思,漸漸地,成了一朵紅色玫瑰,在多少個午夜裏,悄悄流淚。夢中,一盞青燈下讀自己的信箋,所有的宋詞,都可為知己紅顏。
  一場相遇、一種相惜、一分心疼、一段心靈之約。是否還記得初見,頷首不語裏,一抹酡紅的笑靨恰似一彎婉約的惆悵,那究竟是為誰灑落的點點憂傷?眉宇間低回的婉轉,煙一般迷離的眼神,向那縷縷清芳氤氳的方向凝望。而你,剛好逢遇一位結著愁怨的丁香花姑娘。
  攜一片塵埃,揣一段往事,獨對一抹夕陽,它揉進了水中,湖水泛起柔柔的波。許多黃昏時的故事冉冉升起,晴天下,閉目,聽見雲朵譁然消瘦的聲響。時間,安靜地流過指縫,無聲無息。背影,堅守成孤獨的姿態。而為你駐足過的那片煙雲,正散落一地的橘黃,璀璨。
  原來等你,周圍的一切會變得美麗。多想,以一支素筆,畫一顆玲瓏心,以一份真情,與你溫暖相伴。但,留得天涯一時,留不得漂泊一世。你是一匹愛流浪的野馬,經過鶯歌燕舞的春天,飛馳在如火如荼的夏季,最終漂泊在錦瑟蕭條的深秋。天涯,早已是你一襲合身的秋衣。
  有一種感覺總在失眠時,才承認是懷念。有一種心情總在離別後,才明白是失落。參差的往昔舊事,已成紀念。你醞釀著卓然離俗的淡泊情懷,教我如何不去懂得樂觀。時常記起你說過的話,“得失只一念什麼是Beauty Box,風景不轉心境轉;煩惱來自偏執,一切也依戀;風吹草動,命途亂了我不亂;交出了平常心,再隨緣……”“強闖不免逆流,人柔弱似水卻可以載舟,命運會刻意鍛煉你的身手。”“浮雲後,曙光看一看便夠”
  你搭上了人生這班車,就註定了天涯倦旅。此生,你便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無論你那達達的馬蹄,不知道下一站,在春,還是在秋?我都在等你,在一個璀璨的晴天,一個黃昏街口……
  最後一抹殘陽,餘暉斜灑在空寂的山林深處。記憶在時光的霧靄流嵐中沉靜的老去,信手拈來一片飄零的花瓣,將縷縷相思化入一場沒有歸期的相遇。給自己設一個期限,可以在等待時更堅定。
  一陣達達的清脆馬蹄聲,敲碎了街口的寂寞。原來是美麗的錯誤。不是歸人,是過客。熙熙攘攘的紅塵,走著,錯過;一程又一程, 人笑我笑,人哭我哭。只見遠方,一匹銀鞍駿馬,一位白衣公子,且行且停,且吟且歎,最終消失在一片蒼茫暮色之中。
  夜幕拉下,披上了一身疲憊的黑衣什麼是Beauty Box。我小小的窗扉掩緊,等你,在下一個璀璨的晴天。等你,在同一個黃昏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