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啟軒窗,春燕盤旋,楊柳依依,芳草青青,花影斑駁,桃李芳菲盡,夏花次第開。五月的風兒,輕輕的柔柔的暖暖的親吻過臉頰,鼻間新綠的清香泉水般“汩汩”的流淌。走過春天,躲過流年,站在五月的時空隧道中,時光竟然還是這般的如此匆匆。綠蘿拂過衣襟,青雲打濕諾言,紅塵陌上,我們獨自行走,風兒吹亂了發梢,驚擾了一地的千紙鶴。輕點朱顏淡描妝,樹影婆娑,花兒搖曳。也許,我們都很好。
  
  行走在鋪滿陽光的小徑,輕嗅風中花香的美好,心思是否會如露珠般晶瑩剔透呢?最好的時光,應開出最好的花吧。“時光,留不住昨天;緣分,停不在初見。”人能相遇,已是不易;心若相知,更需珍藏。“梅須遜雪三分白,雪卻輸梅一段香。”其實,我們都是歲月中的小花,靜靜的開在自己的懸崖邊,悄悄的循著時光的馨香,津津的聆聽著自己心靈的渴望。那麼,在這時光的呢喃中,你是否依然眉眼輕盈著過往,雙手願緊握著這五月的時光,“雲翻湧成夏,緊踏著白馬”呢?
  
  輕觸時光,一些念,若雨,滴落心間;一些夢,若雲,時隱時現。時光,是指尖的流沙,握不住的水色年華。來不及凝眸,所有的浮華,都成了不堪剪的煙花。時間煮雨,流年清淺,清顏亦已凝霜,這風蝕的歲月,會終究沉澱心事婉約成舊日的時光嗎?依廊遠望蔚藍的天,繾綣著這五月的時光。歲月悄然,時光荏苒。抬頭,撿拾一片花瓣;低頭,收藏一抹暗香。在文字裏相遇,在墨韻中芬芳。也許,“心中有岸,才會有渡口”吧。那麼,既然這樣,那倒不如把這五月的時光,剪成一集又一集的故事,裝幀成一冊又一冊的畫卷,每天讓自己在自己的時光深處,熠熠生輝,灼灼生香,從此而地久天長。也許,時光依舊,她只是遠了曾經。那心有沉香,又何懼浮世呢?
  
  世界再大,大不過一顆心,走得再遠,遠不過一場夢。冰心老人曾說過,“愛在左,同情在右,走在生命路的兩旁,隨時播種,隨時開花,將這一徑長途點綴得香花彌漫,使得穿枝拂葉的人,踏著荊棘,不覺痛苦磨砂露;有淚可落也不是悲哀。”那麼,拈花淺笑間,你是否懂得生活理應如此這般的美好,一直微笑的模樣是你我最好的年華呢?也許,我們面對太多的誘惑,可能耐不住一時的寂寞,抵不過短暫的誘惑,守不住片刻的寧靜。又或許,我們身上還有很多缺點,我們可能不是最優秀的,不是最好的,不是最惹人愛的,不是最會學習的,不是最努力的,但我們卻都在各自狹長的時空長廊中,一直執著努力拼搏著。那麼,即使我們是一株無人知道的小草,也要依然向著陽光努力生長,哪怕只是簡簡單單的為了成就一抹新綠;那麼,即使我們是一朵無人問津的小花,也要對著大地開成一道風景,哪怕只是卑卑微微的為了孕育一縷清香。
  
  時間煮雨,也許有夢才有快樂,有夢才有未來,有夢才有我們真正的生活。同樣,夢想也沒有什麼貴賤,沒有什麼高低,所以不管我們身在何處,身臨何境,身向何方,都不要自卑自艾,自怨自歎,裹足不前,寡歡一生。又或者,我們很平凡,我們也不可能一帆風順,但是我們卻一直擁有“小小”的夢想,“大大”的力量,一直努力著支撐著陪伴著我們成長。沒有苦滬港通,哪有甜?沒有綠葉的陪襯,哪有鮮花這般如此的嫵媚妖嬈?
  
  山一程,水一重,走過平川,穿過風沙,踏過荊棘。只要我們生命之槳永遠不停劃動,那麼我們都能一路“劈波斬浪,撥雲見日”。前蘇聯作家奧斯特洛夫斯基曾說過,“人的生命,似洪水在奔流,不遇著島嶼暗礁,難以激起美麗的浪花。”而著名作家蘇岑又曾說道,“寧可孤獨,也不違心;寧可抱憾,也不將就。能入我心者,我待以至寶;不入無心者,不屑敷衍。向來緣淺,奈何情深。”“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那何不懷一顆淡雅的心,紅塵路上種一朵詩意,拈花淺笑間把紛擾自撓。平凡中不斷完善自我,超越自我,讓自己的內心強大起來,讓平凡的我們不再平凡。因而,我們千萬也不要讓外物奴役了心靈,跋扈了生活。“哭給自己聽,笑給別人看,這就是所謂的人生。”所以,我們都不要輕視自己,也不要輕視別人,畢竟每個人最難征服的對手永遠都是他自己,仁者無敵,忍著亦已無敵。
  
  “人不是因為美麗而可愛,而是因為可愛才美麗。”五月的天堂,五月的時光悠揚。過往匆匆,回眸淡然往事已成風。時間煮雨,那一紙低眉,一抹回首,是否一簾幽夢千年醉,老去的時光散盡了蒼涼?陌生的城市,陌生的風景,那乍然“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的心動,時光深處,我們遇見了誰?究竟又結緣於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