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倚珠簾揣著一絲閑愁;絲絲漣漪,淺淺的,輕輕地,繽紛花融人意的心苑,潤澤細語飄香的記憶;傾念一縷細墨,只為追尋那一簾千年的幽夢。
  
  歲月如梭,飛花如夢,一段年華見證了一路洗禮;凋謝的枯萎,塵封的往事,都成了路下經過的年華長路,成長總營養師伴著疼痛,一路成熟,時光的步伐將一切定格;再回首是蒼老,再回首是一季花開。
  
  經年流轉,記憶裏留下了多少不堪言說的感歎;漸遠的流年裏,忙碌中彼此開始疏遠,彼此已陌生;好想如幽蘭一般開在深山幽澗,花開花落不為人贊,雲起雲落不為人留,這樣挺好。
  
  明月秋獨倚樓,楓葉飄零又一秋。
  
  漂遊秋風中,閑庭落葉一紙筆墨愁意誰解,曾經繽紛的思緒搖曳著迷離的心苑,剔透的心境縈繞詩意闌珊,卻如今一人聽風,誰與夜話......
  
  窗前多少杏花雨,是你花開的等待;塵埃裏的花,搖曳的美麗,留下一池碎落的潔白;一落成塵,夢未央,隱入千百輪回的朝夕,等待一次一笑的靈犀。
  
  是你溫潤了流年,把潮濕的記憶繾綣;滄海月明墨香紛飛,三千青絲能否舞得花兒媚?沉香恍若夢花凋一場空。
  
  寂寞閑庭,憑窗凝望;緣如浮雲,聚散無定;遙望那座城,凝眸的方向,搖落一地清淺,綴在記憶的枝頭,卻漸行擱淺……
  
  曾用婉轉含蓄的字行深望天涯,幾度健康減肥風雨幾度回眸,昔日柔情在老去的時光裏,凝成一朵寂寞的花靜默歲月,是否天若有情天亦老?
  
  指間太寬,時間太瘦,夜雨闌珊獨寂寞;秦淮水,是否看透傷悲;秦淮淚,是否穿透那輪回,縱然前世已成灰,吾心不悔。
  
  此情未央,意難忘,無眠詩行瘦時光;看鏡中歲月,誰是你心上殷紅的朱砂,淚眼寒窗鎖重樓;多少搖曳夢碎珠簾。
  
  是誰的思緒淋漓如縷;是誰的紅袖染墨情芳菲;是誰吟落滄海桑田偷換流年,欲把天涯望斷;是誰癡情相思煙花瘦;是誰的思念夜裏蔓延紛飛,相思成灰。
  
  時光悠悠,煙鎖重樓,雲中寒月琴冷瑟瑟;霓裳為誰,胭脂褪,歲月飛舞人憔悴。
  
  殘花落盡,回溯往昔,撫摸過往淚眼寒窗,情到深處風散雲煙人孤獨。
  
  若能亂紅化成泥,守候你千百次溫暖的耳語,溫潤掌心裏的暖;盈盈歲月從花季走到古稀,是否是一種奢侈?
  
  默守中醫抗衰老三千紅塵,夢遺窗口等待你的回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