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慣了把文字寫進自己的天空,習慣與文字相依為命。或許只有文字才懂自己,我把曾經的自己深深埋。很多時候,我們需要一段安靜的年華。來沉澱所有的過往。來為自己尋找一片屬於自己歲月。自己的海闊天空,在繁華過 後。多想伴著這安靜的季節,從此共度天涯。忘了冬蟲夏草 膠囊最早的執著,放在最早的時光裏。是一場怎樣的珍惜,那一顆追逐的心。始終沒有停止過,在你的世界裏,自始至 終都是默默備加珍惜。在這所有的時光裏的歲月,在這每一季花開,在這每一個日落。就讓時間見證最終的結局,我不怕結局後的失落。我只怕結局前的陌生,只怕 開始的那一絲的憂傷。時光帶著我一路前行,路邊的風景,路邊的人或事。沒有提前一點,也沒有晚一點。而是剛好路過我們年華裏,既便是這樣。有的人最終還是 路過,有的最終還是擦肩終別。
  
  漸行漸遠,走在時光裏,我們仿佛只能,隨著歲月留下的痕跡。一路行走在流年的時光裏,很多時候。我 似乎是那個安靜的流浪者。靜靜的漂泊,在每一個憂傷的城市,很多時候,我喜歡把自己深深的藏在。無人路過的流年裏,因為只有這樣。安靜才真正的屬於自己, 因為這樣。我也才真正屬於這片歲月的歲月,在執惜珍餘的時光中,在這執著的流年中。沒有想過會以怎樣的姿態退出這場流年,也沒有想過丟棄這個無聲的別離。 但在這遼闊的無聲中,在這無言的語言裏。再一次背上那拒遠的執著,默默前行。一路任憑時光漸行漸遠,一執歲月千萬至冬蟲夏草 膠囊惜利。一路的流年,一路的流浪。一路的 漂泊,一切就這樣埋葬在那巧相遇拒。漸行漸遠時光的語言中,漸行漸遠的惜餘。終於再次以遠去時隔千裏為由,拒惜強離。踏上那祝願的列車。一路漸行漸遠。
  
   流年歲月。歲月無聲,好像此刻時過境遷。已經不屬於,這個世界一樣,一個人。一個世界,那些年,一起走過的日子。有過執著,曾執著如那片無際的歲月裏, 時光的腳步,總是讓我們分辨不出。離別的歲月,漸遠的流年。執惜的離別。在這個無聲的夏天,一一帶著自己那份珍意,天涯暮落。各自安好,那些年,流浪過的 街角。漂泊過的後街,流浪一座又一座陌生而又熟悉的城市。帶著那份惜日的流年,一路為你流浪。漂泊,檢起那個不為理解的誤解。背在身上相信自己,一路前 行。相信時光的下一站,定會遇上一個。懂自己的人,一路走過的流年,終究還是對我說。再見了,曾一起走過的青春。一起經歷的年華,一起共度過的寒窗。一起朝朝暮暮的走過,這些美好的回憶,這些轉眼的歲月。多想和往事說再見,多想和傷情就此別過。然而這所有的一切,似乎像是提前安排好的。
  
   這個夜,如此靜而無聲。如此黑而至遠,同樣的地點。還是同樣的時間,卻早已不是同樣的流年。無聲的曆暮總是刻寫著遠去的離別,淒涼的語句。似乎伴奏著沉 澱的落幕。時隔多年,能記住回憶當中每一個細節、每一個畫面。也許這樣的追隨者,不一定是刻骨銘心。但曾經一定一個人獨立流浪過,一起經歷過,能留戀過五 年之久堅持。也許並不一定是時間的堅持,但一定是沉默無聲的走過每一段此刻,把放歌的音量調到最大。這樣的聲音,這樣的熟悉的曲子。這樣深晚的寧靜,
  
   年華中,總有一段故事。是無可言欲的同樣也有一段時光。是我們不散而聚的,一路踏過那相惜的流年。前行的旅途,埋葬過多少執著與沉默。一直以來其實我都 很怕再見冬蟲夏草 膠囊這個詞語,流年總是讓我不得不經歷著它,直到那場大雨起終落幕。我都一直還在原地,陪伴這場惜時的大雨,直到它安靜的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