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中旬,正是牡丹吐蕊開花的季節。驅車前往菏澤“曹州牡丹園”,有幸一睹牡丹的芳容,讓我心花怒放,激動母乳 研究不已……
  
  “曹州牡丹園”在菏澤市的東北角,占地面積約1600畝,種植牡丹80多萬株,品種1000多個。國家級科研基地,四個A旅遊景地。園區建有“牡丹傳奇”、“十二花神”、“芍藥臺”、“世界國花園”、“國風院”等12個景區,賞花景點約有40個。近幾年,又成功建設了國內領先水準的全自動控溫控濕的溫室,使國內外遊客365天都能觀賞到盛開的牡丹。
  
  走進菏澤“曹州牡丹園”,我就一下子被那一株株、一朵朵的鮮花而吸引,不時掏出相機(手機)拍照留念。園中盛開的牡丹花,爭奇鬥豔,五彩繽紛。紅的豔 若蒸霞,灼灼發光;黑的端莊別致,姿貌絕倫;藍的素潔淡雅,神態清秀;粉的妖嫩嫵媚,色香兼備;紫的品居中流,華而不俗;白的潔白無瑕,清爽襲人;綠的更 是色奇品佳,別具風韻。紅、黃、綠、白、黑、藍、粉、紫八色牡丹競相開放,各顯風姿,一畦畦,一片片,蔚為壯觀。
  
  結合景點的建築,拍下一張張的人物照、風景照,真是人在花中走,花在叢中笑的美麗圖畫。牡丹園建有南北兩座仿明建築樣式的牌坊門樓,高達十餘米,簷出 角翹,雕花彩繪,金碧輝煌,既敞朗宏偉,又古樸典雅。門坊正中的“鳳凰戲牡丹”彩色圖案下,懸掛著一塊燦燦閃光的鎏金橫匾,上書“曹州牡丹園”五個蒼勁有 力的大字,是著名書法家舒同所題。花園內有多個觀賞區,若干觀賞點,每區各成體系,形成園中園。“觀花樓”、“天香閣”是園內主體建築,新穎別致,古樸典 雅,登樓眺望,園中景色盡收眼底。
  
  今天的天氣真好,藍天、白雲、鳥語、花香……
  
  一陣微風吹過,陣陣清香便撲鼻而來,讓人心曠神怡。最綠的牡丹是“豆綠”,它的顏色近似葉綠;最黑的牡丹是“冠世黑玉”,它的顏色寶寶 免疫力是深紫發黑;花瓣最 多的牡丹要數“魏紫”,約有六七百片花瓣;最紅的牡丹是“火煉金丹”,它的顏色近似國旗紅;最藍的牡丹是“藍田玉”,是粉裏透藍;最佳的間色牡丹是“二 喬”,它一朵花上兩種顏色。牡丹花最美麗的地方就是花瓣和花蕊了,有些顏色是白色的,也有些顏色是粉色的,摸上去絲絲滑滑像剛出生的小寶寶的小臉蛋,花蕊 的形狀像一根根黃色的小棒,被微風一吹,牡丹花左右搖晃,好象在對我述說衷腸。
  
  置身於這些雍容華貴的牡丹花叢中,我忽然覺得自己仿佛就是一朵嬌豔的牡丹花,穿著紅彤彤的衣裳,站在陽光裏,像是一團熊熊燃燒的火焰,又似迎風飄揚的紅旗,隨著綠葉翩翩起舞。這時,蜻蜓飛過來了,蝴蝶飛過來了,它們都在爭先恐後地告訴我飛行的快樂;鳥兒在我的頭上飛過,悄悄地告訴我昨夜裏所做的美夢……
  
  一株株,一簇簇,牡丹、芍藥競相開放,這是園工們辛勤勞動的結晶,這些人應該受到我們的尊敬。這裏除了大片的牡丹外,還有用松柏編制的鳥獸、人物和牌 坊,垂柳掩映下有一座座花亭,可供遊人小憩,領略園內風光。萬花叢中有兩尊亭亭玉立的漢白玉牡丹仙子,據菏澤人稱:這兩位牡丹仙子一個叫“葛巾”,一個叫 “玉版”。他們和凡人結為伉儷,留下過一段鮮為人知的故事。
  
  據《聊齋志異》中記載:洛陽人常大用酷愛牡丹。聽說曹州牡丹天下第一,他就跑到曹州,住在一個大花園內,天天等著牡丹開放。待牡丹含苞欲放時,大用已 身無分文了,他將值錢的東西和衣服典賣,仍等著看花。一天,大用碰到一豔麗女子,二人一見鍾情,那女子跟著大用回到洛陽,嫁給大用,她就是葛巾。後來,葛 巾又把妹妹玉版嫁給了大用弟弟大器。一年後各生一子。二位女郎從不說自己的身世,在大用兄弟再三追問下她們才說:自己姓魏,母親被 封為曹夫人。大用聽了更是奇怪。一是曹州沒有魏姓,二是這樣大的家族丟兩個女兒怎麼沒人找。帶著這兩個謎,大用又來到曹州,找到那座花園的主人,問起當地 可有曹夫人。主人領他到一株大牡丹前說:“這就是曹夫人。”大用這才知道自己的妻子和弟妹都是牡丹花神變的。大用回到家後,葛巾告之:“三年前,看到你對 牡丹情深,很感動, 便變為女子嫁你,現在你知道真情,我要走了。”說完和玉版把孩子往地上一放,就無影無蹤了。幾天後,在放兒子的地方長出兩株牡丹,一紫一白,花朵像盤子 大,花色豔麗。後人將這兩種名花叫“葛巾紫”、“玉版白”。牡丹鄉人民在牡丹園中心專門修建了“葛巾”和“玉版”亭。在青青的垂柳掩映下,遊興之餘在此小 憩別有一番情趣,似乎兩個花仙飄飄然竊竊然正同觀花的人群歡聚。
  
  牡丹的花期很短,大概只有25天,很多遊客在錯過花期的時候總會有少許的遺憾。但自從有了牡丹溫室,即使在寒風植物營養素凜冽的冬日,依舊能感受到牡丹的雍容華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