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éer mon blog M'identifier

找不到存在的意義

Le 9 janvier 2017, 05:19 dans Humeurs 0

知足常樂,並不是不思進取,固步自封,而是盡人力聽天命,努力改變能改變的,坦然接受不能改變的。凡事多方位思考,便總能發現那能讓人快樂的一面。所謂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得失之間,總有令我們可以欣悅的地方。
 
  知足常樂,就是不與人盲目的攀比。虛榮,也許是人之天性,但若不處人群中虛榮似乎就無法立足。可人畢竟是群居動物,在人群中就難免生出攀比心,仿佛不比較就找不到人生的定位。
 
  其實,人活一世,最終會發現世界是自己的與他人無關。“窮在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錦上添花總是大有人在,雪中送炭卻總是鳳毛麟角。說到底,人生的風雨還要自己堅強面對,所有的情緒還需要自己落寞的演繹。活在別人的眼光裡,就難免被別人左右。凡事你在意了它才會有作用,你若不以為意,那將百毒不侵,刀槍不入。
 
  若一定要比,那就學著“比上不足比下有餘”,這世上總有人比你強大也總有人比你淒慘,總往上比難免心生自卑之感,總往下比又難免心生驕矜之態,更不能像阿Q那樣盲目樂觀,被別人打了一句“又被兒子打了”便照樣歡天喜地。
 
  知足常樂就是立足自身,多看好的一面,即使樂觀,也能看清自我,而不是一味的自我安慰。
 
  知足常樂就是儘量減少貪欲。人的痛苦大多是欲望太多而能力太小,減少欲望提升能力才是快樂的源泉。“人心不足蛇吞象”,財富地位都是身外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莫說是我等凡俗之人,就算那些王侯將相在歷史長河中也不過是滄海之一粟,是非成敗轉頭即空。
 
  知足常樂,是一種生活態度,也是一種為人智慧更是一種思想境界。“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人生苦短,知足才能常樂。

一陣煙雨,嫋繞著紅塵的往事

Le 12 décembre 2016, 05:06 dans Humeurs 0

輕叩記憶的門扉,整理如蓮的心事。依稀,與你相逢在江南的小巷,我踏水而至,漫入紅塵煙雨,點點暈開骨子裏的柔情。只一個回眸便暈染出一幅美麗清雅的水墨畫卷,一把油紙傘撐過光陰一段,傘下的世界,是遮不住想你的容顏,唯有煙雨簾,濕了從前、稠了心尖。那一縷藕花色的紗衫,飄起淡淡的哀愁。冥冥中,種下一束思念,攜一簾幽幽的夢寐翩躚,註定你是我今生遇見的緣。
  一掬相思,糅合著遇後的別離去紋;一段綺夢,輕淺著落寞的回憶;一片落花,訴說著無盡的歸期。
  有人說,回憶,是一種味道。無法釋去,更無法追尋。我把思念寫在風裏,靈動的文字沒有了時差,任眉眼打濕我的詩行,眸中是一波的微藍輕漾。你在我老去的章節裏行走,我願終生眠在紫色的硯臺中,用微笑,為你收割秋天的書卷氣香。擱筆落字,素心微瀾,試圖在唐風宋雨的古韻裏,尋你,尋那一條與你相逢的江南古巷。
  想念那走過的路,一段過往的美麗情愫。如今,誰的等待模糊了歲月,誰的情緣蒼老了容顏?
  煙雨濛濛,我們相逢、擦肩;璀璨的晴天,等你,在黃昏街口……
  你聽,那水一般柔情的心語,又將憂傷的桂花瓣輕敲。枕著你遠去的容顏,塵心念念,繡在胸口上的相思,漸漸地,成了一朵紅色玫瑰,在多少個午夜裏,悄悄流淚。夢中,一盞青燈下讀自己的信箋,所有的宋詞,都可為知己紅顏。
  一場相遇、一種相惜、一分心疼、一段心靈之約。是否還記得初見,頷首不語裏,一抹酡紅的笑靨恰似一彎婉約的惆悵,那究竟是為誰灑落的點點憂傷?眉宇間低回的婉轉,煙一般迷離的眼神,向那縷縷清芳氤氳的方向凝望。而你,剛好逢遇一位結著愁怨的丁香花姑娘。
  攜一片塵埃,揣一段往事,獨對一抹夕陽,它揉進了水中,湖水泛起柔柔的波。許多黃昏時的故事冉冉升起,晴天下,閉目,聽見雲朵譁然消瘦的聲響。時間,安靜地流過指縫,無聲無息。背影,堅守成孤獨的姿態。而為你駐足過的那片煙雲,正散落一地的橘黃,璀璨。
  原來等你,周圍的一切會變得美麗。多想,以一支素筆,畫一顆玲瓏心,以一份真情,與你溫暖相伴。但,留得天涯一時,留不得漂泊一世。你是一匹愛流浪的野馬,經過鶯歌燕舞的春天,飛馳在如火如荼的夏季,最終漂泊在錦瑟蕭條的深秋。天涯,早已是你一襲合身的秋衣。
  有一種感覺總在失眠時,才承認是懷念。有一種心情總在離別後,才明白是失落。參差的往昔舊事,已成紀念。你醞釀著卓然離俗的淡泊情懷,教我如何不去懂得樂觀。時常記起你說過的話,“得失只一念什麼是Beauty Box,風景不轉心境轉;煩惱來自偏執,一切也依戀;風吹草動,命途亂了我不亂;交出了平常心,再隨緣……”“強闖不免逆流,人柔弱似水卻可以載舟,命運會刻意鍛煉你的身手。”“浮雲後,曙光看一看便夠”
  你搭上了人生這班車,就註定了天涯倦旅。此生,你便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無論你那達達的馬蹄,不知道下一站,在春,還是在秋?我都在等你,在一個璀璨的晴天,一個黃昏街口……
  最後一抹殘陽,餘暉斜灑在空寂的山林深處。記憶在時光的霧靄流嵐中沉靜的老去,信手拈來一片飄零的花瓣,將縷縷相思化入一場沒有歸期的相遇。給自己設一個期限,可以在等待時更堅定。
  一陣達達的清脆馬蹄聲,敲碎了街口的寂寞。原來是美麗的錯誤。不是歸人,是過客。熙熙攘攘的紅塵,走著,錯過;一程又一程, 人笑我笑,人哭我哭。只見遠方,一匹銀鞍駿馬,一位白衣公子,且行且停,且吟且歎,最終消失在一片蒼茫暮色之中。
  夜幕拉下,披上了一身疲憊的黑衣什麼是Beauty Box。我小小的窗扉掩緊,等你,在下一個璀璨的晴天。等你,在同一個黃昏街口……

只是時光不湊巧

Le 11 novembre 2016, 05:10 dans Humeurs 0

輕啟軒窗,春燕盤旋,楊柳依依,芳草青青,花影斑駁,桃李芳菲盡,夏花次第開。五月的風兒,輕輕的柔柔的暖暖的親吻過臉頰,鼻間新綠的清香泉水般“汩汩”的流淌。走過春天,躲過流年,站在五月的時空隧道中,時光竟然還是這般的如此匆匆。綠蘿拂過衣襟,青雲打濕諾言,紅塵陌上,我們獨自行走,風兒吹亂了發梢,驚擾了一地的千紙鶴。輕點朱顏淡描妝,樹影婆娑,花兒搖曳言語治療。也許,我們都很好。
  
  行走在鋪滿陽光的小徑,輕嗅風中花香的美好,心思是否會如露珠般晶瑩剔透呢?最好的時光,應開出最好的花吧。“時光,留不住昨天;緣分,停不在初見。”人能相遇,已是不易;心若相知,更需珍藏。“梅須遜雪三分白,雪卻輸梅一段香。”其實,我們都是歲月中的小花,靜靜的開在自己的懸崖邊,悄悄的循著時光的馨香,津津的聆聽著自己心靈的渴望。那麼,在這時光的呢喃中,你是否依然眉眼輕盈著過往,雙手願緊握著這五月的時光,“雲翻湧成夏,緊踏著白馬”呢?
  
  輕觸時光,一些念,若雨,滴落心間;一些夢,若雲,時隱時現。時光,是指尖的流沙,握不住的水色年華。來不及凝眸,所有的浮華,都成了不堪剪的煙花。時間煮雨,流年清淺,清顏亦已凝霜,這風蝕的歲月,會終究沉澱心事婉約成舊日的時光嗎?依廊遠望蔚藍的天,繾綣著這五月的時光。歲月悄然,時光荏苒。抬頭,撿拾一片花瓣;低頭,收藏一抹暗香。在文字裏相遇,在墨韻中芬芳。也許,“心中有岸,才會有渡口”吧。那麼,既然這樣,那倒不如把這五月的時光,剪成一集又一集的故事,裝幀成一冊又一冊的畫卷,每天讓自己在自己的時光深處,熠熠生輝,灼灼生香,從此而地久天長。也許,時光依舊,她只是遠了曾經。那心有沉香,又何懼浮世呢?
  
  世界再大,大不過一顆心,走得再遠,遠不過一場夢。冰心老人曾說過,“愛在左,同情在右,走在生命路的兩旁,隨時播種,隨時開花,將這一徑長途點綴得香花彌漫,使得穿枝拂葉的人,踏著荊棘,不覺痛苦磨砂露;有淚可落也不是悲哀。”那麼,拈花淺笑間,你是否懂得生活理應如此這般的美好,一直微笑的模樣是你我最好的年華呢?也許,我們面對太多的誘惑,可能耐不住一時的寂寞,抵不過短暫的誘惑,守不住片刻的寧靜。又或許,我們身上還有很多缺點,我們可能不是最優秀的,不是最好的,不是最惹人愛的,不是最會學習的,不是最努力的,但我們卻都在各自狹長的時空長廊中,一直執著努力拼搏著。那麼,即使我們是一株無人知道的小草,也要依然向著陽光努力生長,哪怕只是簡簡單單的為了成就一抹新綠;那麼,即使我們是一朵無人問津的小花,也要對著大地開成一道風景,哪怕只是卑卑微微的為了孕育一縷清香。
  
  時間煮雨,也許有夢才有快樂,有夢才有未來,有夢才有我們真正的生活。同樣,夢想也沒有什麼貴賤,沒有什麼高低,所以不管我們身在何處,身臨何境,身向何方,都不要自卑自艾,自怨自歎,裹足不前,寡歡一生。又或者,我們很平凡,我們也不可能一帆風順,但是我們卻一直擁有“小小”的夢想,“大大”的力量,一直努力著支撐著陪伴著我們成長。沒有苦滬港通,哪有甜?沒有綠葉的陪襯,哪有鮮花這般如此的嫵媚妖嬈?
  
  山一程,水一重,走過平川,穿過風沙,踏過荊棘。只要我們生命之槳永遠不停劃動,那麼我們都能一路“劈波斬浪,撥雲見日”。前蘇聯作家奧斯特洛夫斯基曾說過,“人的生命,似洪水在奔流,不遇著島嶼暗礁,難以激起美麗的浪花。”而著名作家蘇岑又曾說道,“寧可孤獨,也不違心;寧可抱憾,也不將就。能入我心者,我待以至寶;不入無心者,不屑敷衍。向來緣淺,奈何情深。”“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那何不懷一顆淡雅的心,紅塵路上種一朵詩意,拈花淺笑間把紛擾自撓。平凡中不斷完善自我,超越自我,讓自己的內心強大起來,讓平凡的我們不再平凡。因而,我們千萬也不要讓外物奴役了心靈,跋扈了生活。“哭給自己聽,笑給別人看,這就是所謂的人生。”所以,我們都不要輕視自己,也不要輕視別人,畢竟每個人最難征服的對手永遠都是他自己,仁者無敵,忍著亦已無敵。
  
  “人不是因為美麗而可愛,而是因為可愛才美麗。”五月的天堂,五月的時光悠揚。過往匆匆,回眸淡然往事已成風。時間煮雨,那一紙低眉,一抹回首,是否一簾幽夢千年醉,老去的時光散盡了蒼涼?陌生的城市,陌生的風景,那乍然“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的心動,時光深處,我們遇見了誰?究竟又結緣於誰?

Voir la suite ≫